苍雷的剑姬第385章感冒了

2020-01-24 07:20:52 来源: 克拉玛依信息港

苍雷的剑姬 第385章 感冒了

p:看《苍雷的剑姬》背后的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多建议,关注起点公众号(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人类是一个疑心病很重同时想象力也非常丰富的种族,他们可以把一件原本不存在的事情弄得煞有其事连各种细节都清清楚楚、也可以把一件原本真实发生过的事情变成都市传说般神秘悬乎大家听听就算根本没人相信的东西。尤其当某件事情本身就悬乎得好似天方夜谭的时候,愿意相信的人就少了。

说实话当初即便经历了植物和露茵生物兵器大军的袭击,我也依然对艾蜜琳娜是异世界人这件事半信半疑,因为我没有办法证实。艾蜜琳娜建在衣橱里的空间通道没准只是普通的远距离传送阵、而她本人则是这个世界里一个修习魔法世家的后裔直到肤浅地这么认为着的我亲眼看见某只节操金发萝莉从空间裂隙里掉出来并秀出黑色蕾丝边的诱惑度满满的胖次为止。

而现在,大唐帝国的头头脑脑则很有可能同样对金发少女那关于异世界恶魔的发言产生出了怀疑。毕竟这个贝克从来没有主动在人前现身过、他的老乡至今也没有破开位面屏障穿越过来搞破坏,那么丫究竟是否真的存在就很值得探↓,↙讨了又或者脑洞大一些,所谓的恶魔根本从一开始就不存在,而是异世界势力在这个世界里安插战力的借口?

不过我已经没有那个心思去关注这件事情了。在医院里穿着汗衫裤衩被众多妹子一脚踹到走廊上于大冬天里玩了一次果奔不说,晚上又在雷雨天里跑出去欣赏猎奇爬爬是如何登陆的;和怪物玩抢滩登陆战也就算了,偏偏还被艾蜜琳娜拖去秀了一把潜龙谍影结果在海水里泡了半天;冬泳其实也没啥,起码可以锻炼身体,但拜托让我上岸之后洗把热水澡并换件干衣服。继续在雨里赶路又是在闹怎样!?

于是毫不意外的,我第二天醒来后果断瘫在了床上,感觉连手指都不能动了。

外面传来了敲门声,可是我完没有力气去开口应答,结果长时间的等待后敲门声变得越来越急促,而在本人印象当中会这么敲门的只有咱的宝贝妹妹梦云。

嘭的一声巨响。昨晚被艾蜜琳娜一脚踹开、我们俩离开后被父亲大人紧急抢修一番勉强恢复了工作能力的房间门再次以身殉职并证明了本人家中各女生那比彪悍的性格。

“笨蛋老哥你到底要睡到什么时候,今天你不是有很多事要做……”梦云刚走进房间便大声咋呼了起来,不过在看见我的样子后顿时脸色大变,忙不迭冲到了床边,“喂,哥你这是怎么啦?”

当然是重感冒了啊,否则的话谁愿意用这种极度容易触发flag事件的样子躺在床上等着自己的妹妹还有妹子过来?要知道在如今的轻小说中擅长照顾病人的萌妹子是越来越少了,她们只会手忙脚乱到把男主角折腾个半死的啊喂!就比如说我的宝贝妹妹你,要是你说待会煮粥给我喝信不信咱现在就掏出一块砖头把自己给拍死?

我终什么话也没能说出来。只好力地冲梦云苦笑了一下。

小丫头立刻大叫着连滚带爬地冲了出去:“妈,不好啦,笨蛋老哥要挂了!”

等等,为神马在这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我就变成身患绝症要和比心爱的女孩各种生离死别的悲情肥皂剧里的男主角了?你个鬼丫头究竟是哪只眼睛看到我要领便当啦?不不不,在此之前我要问的是你个庸医到底从哪家学院毕业的,竟然会把普通的发烧感冒诊断为不治之症也是够了喂!

房间外面传来了铁勺落地的声音,紧接着母亲大人便带着女儿一阵风似的冲到了床边,握着我的手贴在脸颊上于眼角闪烁着亮晶晶的泪光抽泣哽咽道:“小翼。我苦命的儿。你还有什么未了的心愿吗?”

老妈算我拜托你就不要跟着一起凑热闹了好不好!还有我现在需要的是退烧药、白开水还有安静的休息,而不是陪你们扔节操秀日常啊岂可修!

然而在这个节骨眼上。我此刻不愿意见到某人在门口探出了那颗顶着标志性可爱呆毛的小脑袋:“什么什么,周翼骚年要挂了?那么这种情况下他未了的心愿自然是删除电脑里的各种糟糕啊不、我是说有爱的浏览记录以及大量的和谐之物咯,除此之外不可能会是别的。”

梦云在看见艾莉希雅的瞬间便当场尖叫着猛扑了过去:“你丫的又偷拿我的零食吃!给老娘吐出来!”

金发萝莉自然不甘示弱,立刻和宝贝妹妹纠缠扭打了起来:“什么叫偷拿,这明明是怡月姐给我的!再说你个黄毛丫头才多大,竟然就开始自称老娘了?要知道不是世界上所有的萝莉都可以自称老娘的。先把自己整成合法萝莉再说吧!”

我很希望面前这位名叫司徒怡月的妇人可以阻止梦云和艾莉希雅之间的孩子打架,但母亲大人的注意力显然集中在别的地方。只见她忽然松开我的手站起了身,接着径直大步向电脑桌那边走了过去。

桥豆麻袋!你该不会真的打算听从那只节操下限的腹黑金发萝莉的建议去删除我的浏览记录以及硬盘中的和谐物顺便再瞅瞅它们具体都是些啥吧!?

整个人当场就风中凌乱了的我努力抬起手想要阻止这一切,然而身体实在是太沉重了,胳膊刚抬起不到半公分就力地垂了下去。只能泪流满面地看着老妈离我的电脑越来越近。

但是母亲终并没有能够接触到电脑,因为在那之前她被某个好色的中年大叔给揽着纤腰抱进了怀里。

父亲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进入了房间,一边肆意在母亲身上揩油一边咬着她的耳朵说道:“不可以的哟,怡月。每个男孩都会在这种事情上面有着属于他自己的不希望被其他人知道的小秘密,哪怕你是他的母亲也不能随便看的,所以还是算了吧。比起这个,我觉得现在重要的是让女主角登场然后触发传说中看病照顾这个约定俗成的王道flag事件。(扭头看向了我)喂小翼,你希望我们把谁喊来?正在梳洗的艾蜜琳娜、住在隔壁的蓝羽又或者是上门主动倒贴的露茵?啧啧,细细算来居然已经有三人了,这小子不能小觑呢。”

艾蜜琳娜的话会由她永远17岁的姐姐引发数的日常、若是让蓝羽学姐过来梅姐会毫不犹豫地把我一枪爆头、而露茵则百分之百会趁我法行动的机会做许多【哔】和【哔】还有【哔】的事,不论是哪一个都让我感觉各种消受不起啊有木有!

便在这时,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发生了:梳洗完毕的艾蜜琳娜进入客厅后见不到一个人影却在我的房间里听到了动静,于是便很自然的走了进来想要看个究竟。

“大家都聚集在周翼的房间里面做什么?”金发少女果断视了地上的破烂门板满脸淡然地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房间里的所有人立刻将目光集中在少女的身上,紧接着齐齐异口同声地喊道:“出现了!!”

啪叽一声倾向,艾蜜琳娜不禁在太阳穴位置鼓起了一个硕大的井字形青筋:“我是夏季试胆大会时故意跳出来吓唬那些准备秀闪光的小情侣们的悲催幽灵吗!?”

“不不不,我亲爱的小艾蜜你来的真是太巧了。”艾莉希雅丢下梦云大步走到少女面前踮起脚拍着她的胳膊老气横秋地说道,“这一下你便可以完地坐实自己的正宫宝座啦。”

“虽然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看起来似乎和周翼有关的样子。”很显然金发少女尽管是个粗神经可在某些情况下也会非常敏锐,于是她果断转身就走,“那么你们慢慢忙吧,我先去吃早饭了。”

“给我等一下!”有爱的姐姐大人立刻死死揪住了妹妹的裙边拼命地拉扯道,“稍微配合一点会死吗?你这样会让周翼骚年的好感度大幅下降的喂,没见他满脸都是十分难受的表情么?”

我之所以会露出满脸难受的表情还不是因为身上很不舒服外加你们这群闲极聊的家伙在耳边聒噪的缘故!

艾蜜琳娜终于扭头朝我看了一眼,沉吟片刻后哭笑不得地问道:“呃,周翼。你该不会是发烧感冒了吧?”

身为稍微受点冻就会生病的孱弱战5渣还真是对不起了。虽然很想说些什么,可我终究还是没能开口,甚至觉得身体情况比刚刚醒来时还要糟糕,脑袋都有点开始疼痛了。

“哎呀呀,看起来真的不太妙呢。”到底还是母亲关心我,急忙从父亲怀里挣脱出来走到床边摸着我的额头道,“好了好了,你们都点出去,先让小翼休息一下吧。另外艾蜜琳娜,不管你今天原本打算拉着小翼去做什么,部只能作罢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说起来周翼会感冒也是我害的,今天就来照顾他吧。”(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等你拿!关注起~點/公众号(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xia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急诊多少钱
重庆五洲医院口碑
黑龙江哪的医院治白癜风好
酒泉专门治妇科医院
阜阳男科医院排行榜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