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说明月引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21:12 来源: 克拉玛依信息港

【一】  当林小溪听到师父说她身上背负着一个重大秘密的时候,一下子懵了。  师父后面再说什么她一句也没有听进去。她在这山坳里生活了十多年,只知道哪种花香哪种野果子可以吃,至于秘密,她还是次听说。  直到师父口里吐出一口鲜血,手指死命抓住她的时候,她才回过神来,师父说:“去找一个叫小陈的人。”  她又懵了!  她听说过小猫小狗小麻雀,就没听说过一个叫小陈的。  等她再一次回过神的时候。  师父已经气绝!  小溪看着师父苍白的容颜,心里一下子痛了起来,她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这十几年来,师父是她的亲人,就像她的母亲一样,把她捧在手心里呵着护着,她开始害怕,师父走了,就再也没有人保护她了。她抱着师父的尸体,哭得撕心裂肺。  天阴沉着,像是要下雨。  她在山里生活了十多年,别的没有学会,但这样的天气却见多了,每一次天空一阴沉,师父的心情就不好,她会一整天不说话,不吃饭,不睡觉,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其实,这些年,还有另外一个人会来,那是一个高高大大的男人,经常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他不常来。每一次来,就只是坐在师父的门前,陪着师父一起不说话,不吃饭,不睡觉。当然,更不会跟她说一句话。有一次,她想增加一下和他的感情,坐在他旁边陪他说了一天的话,她说得口干舌燥,可他愣是没吭一声,连呼吸都没有改变一下。她想,那一刻,即便是天崩地裂,他可能都没什么反应。  直到天放晴了,师夫的心情好了,他才会离开。  后来,她向师父抱怨,这个人无趣得很。  师父说,那个人,叫大翼,救过她的命,以后不可以对他无礼。  师父是死于仇杀,一剑穿胸而过,杀她的那个人,叫风若水!  风若水,她早就听师父说过的。  师父说,风若水是她在这个世界上的仇人。  那场厮杀是她亲眼所见的,那天,师父似乎预感到有一场杀戮要来临,就把她藏在树上,嘱咐她千万不要出声,然后,她就在树叶间看到,师父和风若水厮杀在一起。  风若水的脸用丝巾蒙得严严实实,但她能闻到她身上的一股幽香。  像蝴蝶一样,在风中翩翩起舞。    【二】  临安,大街繁华,一派河山锦绣。  一个年轻公子在一群仆人的簇拥中招摇而过,衣着鲜亮,佩玉精贵,一看就生在富贵之家。  可惜,不肖皆有富中生,男子的目光随着街道中漂亮姑娘的身影不断转溜,嘴角挂着细细的一条哈喇子。  远远的,就见前面走来一个妙龄女子,身穿绿意,清纯欲滴,楚楚可怜,左顾右盼,娇喘微微。  男子痴望了一阵,淫笑着大步上前去,两手一摊,把小溪拦住了。  “你要干嘛?”小溪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问,这是她次出山,照师父的话,来找一个叫小陈的人,师父没有给她留下什么线索,所以,她只能一个人瞎逛。  男子嬉皮笑脸,“我要干嘛?你还不知道我要干嘛吗?小美人。”  小溪白了他一眼,转身欲走。  “想走?”男子一把拉住她,“今儿遇见了我,你就是插上翅膀,也飞不出去,小爷我要的人,还没有得不到的。”  小溪挣脱不开,知道是碰上了无赖,忽然计上心来,骂道:“你敢对我无礼,你可知道我是谁?”  男子望了望左右,问:“你是谁?”  “小陈。”  男子愣住了。  小溪自豪,“怎么样,怕了吧!”  “哈哈哈哈。”一群人笑得前俯后仰。  小溪急了,“笑什么?小陈有这么好笑吗?”  男子顺了顺气,“你知道小陈是谁吗?那可是当今响当当的大侠,全天下的人都听说过他,可就没听说过他啥时候变成女人了,哈哈,还是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哈哈。”  小溪一下子懵了!  没想到这个小陈,来头这样大。  “怎么样,小美人,还是乖乖的跟爷回去吧,跟着爷我吃香的喝辣的,要什么有什么。”男子说着,开始动手动脚。  “哼!”小溪打掉他的手,骂道:“谁要跟你回去啊,你这个死无赖。”  旁边的仆人见主子挨了骂,威胁道:“你这小女子好大胆子,敢跟我们侯爷无礼,我告诉你,这可是我们禹鼎侯,他看上你是你的福气,你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三】  “刷刷刷!”小溪只觉得眼前几道亮光闪过,禹鼎侯和一群奴才就惨叫连连,飞了出去。  前面站在一个男人!  穿着黑衣抱着宝刀冷着俊脸,以一个酷酷的姿势站着,那样子,仿佛天地之间,唯我独尊。  他走了过来,对小溪说:“跟我走。”  小溪回过神来,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问:“你是谁?”  “小陈!”  消息又惊又喜,“你就是小陈啊!”  “这里说话不方便,跟我走。”是命令的口吻。  小溪撇了一下嘴,只得跟着他走。  他们在一家客栈住下,小陈面对着窗口,等待着小溪开口。  小溪看着这面直挺的黑乎乎的背影,心里划过一丝颤动,她觉得这个小陈,着实深沉得很!她说:“是我师父叫我来找你的。”  “你师父是谁?”  “你不认识她吗?  “我必须要对你的身份进行确认。”  “我还要确认啊?好吧,我师父是竹叶儿,但是她五天前被人杀了。”  “谁?”  “风若水。”  “为什么?”  “我好像听到她逼她交出什么月明珠。”  “月明珠呢?”  “我不知道,师父从来没有跟我说过。”  “那她跟你说了什么?”  “她说我身上背负着一个重大的秘密,但我不知道这个秘密是什么。”  小陈转过身来,他想从小溪的表情中看出她有没有在撒谎,但是,就在他转身之际,一个身影破窗而进。  又是几道亮光,夹杂着几缕血痕,小陈血肉模糊地倒在地上。    【四】  “你是谁?你为什么要杀他”小溪睁着一双惊恐的大眼睛问,就是短短的几天,她就经历过两次罪恶的死亡,她觉得自己的心都快要把胸膛撑破了。  “因为我才是真正的小陈。”一样的黑衣,一样的宝刀,一样的俊脸,一样的口吻。  “你是小陈,那他是谁啊?”  “易水寒,江湖上的易容高手,一个要害你的人。”  “害我?为什么要害我?”小溪想到了刚才调戏她的禹鼎侯,想起了师父说的话,师父常常说,人心险恶,你永远也无法看出一个人隐藏的恶毒,那些越是恶毒的人,就隐藏的越深,他们会在你猝不及防的时候,给你致命的一击。所以十几年来,师父不准她出山坳半步,没想到,乍一出来,师父说的是真的。  “一时半会说不清楚,现在,你必须跟我走。”  “等等,那你怎么证明你就是真的小陈?”小溪似乎学聪明了。  小陈从怀里掏出一张字条递了过去,“确切的说,我是你师兄,只是你从来没有见过我,这是师父给我的飞鸽传书,她叫我务必要保你周全。”  小溪认得,那的确是师父的字迹,“原来,我还有一个师兄。”小溪的心又黯然起来,“我还以为,我一个亲人也没有了。”  小陈的脸色缓和了许多,一把拉起她,说:“走,这个地方不安全,我必须要把你带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为什么?”  小陈有些不耐烦了,师父曾经对她说过,他这个师妹单纯得会让人想抽她耳刮子,现在,他真的想抽她耳刮子了,但看着那张白白嫩嫩的脸,他的心又软了,耐着性子解释道:“因为,你已经被人盯上了,要不走,就会有危险。”    【五】  小陈说:“这世上安全的地方是青楼。”  所以,他二话不说就把小溪塞了进去。  小溪一进去头就晕了,浓烈的胭脂水粉味混合着一股子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直拉拉的灌进她的鼻子里,周围全是些红红绿绿的姑娘,像花瓣一样在她身边飘来飘去,“爷啊妞啊”的嬉笑声不绝于耳,好不热闹!个把好色之徒甚至呆呆的盯着她,像是要寻个好机会一把把她捞过去亲上两口似的,小溪下意识的往小陈身后缩了缩。  老练的老鸨子正在大厅里招呼客人,见到小陈,扭着腰肢走了过来,笑道:“哟,这位小爷,面生得很,新来的吧,瞧上那位姑娘直接跟我说,我这烟雨楼的姑娘,个个都是儿的好。”  小溪看着她说话的摸样,心里觉得好笑,可是,不知怎的,她觉得老鸨子的身上,有一种熟悉甚至是亲切的味道,那究竟是什么,她一时间说不上来。  小陈面无表情,就像对着一尊没有感情的雕塑,“不用了,给我准备一个房间。”  老鸨子看了看小溪,面上难为情,“这,恐怖不好办吧!”  “有什么不妥吗?”  老鸨子勉强一笑,“你见过谁去酒馆喝酒还自带着酒的。”  小陈从怀里掏出一大锭引子,“这些够了吗?”  老鸨子两眼放光,赶忙接了过来,“够了够了。” 接着转向一个小厮说道:“快,把这位爷和姑娘领上去。”  小陈口气威严,“记住,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我,还有这位姑娘。”  “知道了,爷你就放心吧,这方圆几十里,谁不知道我妙言是周到的,我呀,亲自伺候。”    【六】  小溪拿起桌子上梨子狠狠地咬了一口,梨汁四溅,她嘟着嘴说道:“这青楼里的梨就是没有山里的甜,想我在山里的时候,一株梨树还不够我吃三天呢!”  小陈坐在她对面,一动不动地看着她鼓起来又瘪下去的腮帮子,无可奈何的说:“你已经吃了四个了,能先说吗?”  “说什么?”  “师父临死前,可还有对你说过什么话?”  小溪想了想,“没有了,她就只说了两句话。”  “是你只听到这句话吧!”小陈一语中的。  小溪不好意思的笑笑,“师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小陈叹了一口气,“这件事其实要分两部分来说,,就是师傅和风若水的恩怨,第二,就是你身上的秘密。”  “这个风若水到底是谁,她和师傅究竟有什么恩怨?为什么师夫会这样恨她?”  “说来说去,不过也就是善恶的对决,情人的争夺罢了,师父原本是一个大户人家小姐,有一个情投意合的未婚夫,可惜被风若水看上了,风若水对他威逼利诱,师父的未婚夫迫于风若水的淫威,终背叛了师父,风若水还杀了师父的家人,为的只是向师父展示她不可挑战的狠毒,逃出来的师父被一个叫大翼的杀手所救,他传授了她功夫,告诉她两个字:报仇。于是,师父也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杀手,可惜的是,她始终报不了仇,因为风若水组建了一个组织,一个杀人不眨眼的组织,这些年,他们犯下的事不计其数,有的是为财,有的是为势,有的只是为了逞一时的快意,可惜的是,江湖上的人,都无能为力。”  “怪不得,师父每次提起风若水,整个人都变了!”  “谁说不是呢,其实师父早就料到,她会有这么一天,所以,她才把我托付给大翼,叫他传我功夫,要是她有什么不测,就让我来保护你。”  “我说呢,怎么从来没听过你这个师兄,你跟师父是什么关系?”  小陈不可思议的望着小溪,那种想抽她耳刮子的冲动又冒了出来,这不明摆着的师徒关系嘛!  这次,小溪看出了他的心思,解释道:“我是说,在你们成为师徒前,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是一个孤儿,是她捡来的。”    【七】  出了半天神,小溪的心思才扭转过来,她手一挥,不小心就打翻了面前的茶杯。茶水顺着桌子淅淅沥沥的流了下来。她顺手沾着茶水,在桌子上写下:外面有人。  小陈看着这几个字,愣了一下,继而一笑。  沉默的良久,小溪问:“那关于我的秘密呢?”  “这要从一个叫月色的女人说起,月色本是前朝大将军的女儿,大将军英勇善战,皇上赏了他一颗月明珠,那是深海蚌王所产,为稀世珍宝,当世仅此一颗。关于月明珠的传说有很多,后来在江湖中愈演愈烈,竟然生出一种荒诞的说法,月明珠能让人长生不老,谁得到月明珠,谁就可以称霸武林!人人都知道,月色是大将军的掌上明珠,这颗月明珠势必会成为月色的嫁妆,一时,上将军府提亲的人,把将军府的门槛都要踏破了。可惜的是,没有一个入得了月色的眼。”  “等等”,小溪打断他,“那些人为什么不用抢呢?以他们的功夫,应该很容易抢到吧!”  “大将军保家卫国,人人都尊重他,谁若是敢动他的东西,那就是与天下为敌,更何况,他的背后,是整个朝廷,所以,要得到月明珠,的突破口,就是月色,恰好,这时候,有一个人闯进了月色的视线,他叫鬼无影,他替月色挡了一刀,那一刀差点要了他的命,但是,他换来了月色的心,当然,他并不是真的爱月色,月色也不知道,他只是演了一出苦肉计。后来,大将军不幸战死沙场,鬼无影便以照顾为名,把月色接到了府上,成亲一年,月色诞下一个女儿,可是,却丝毫不提月明珠的任何消息,鬼无影等不及了,只好用强,他把月色关起来,逼迫她说出月明珠的下落。月色此刻幡然醒悟,但悔之晚矣,心爱的人如此这般,让她心灰意冷,于世无恋,唯以支撑她活下去的,就是那个未满周岁的女儿。  所幸的是,月色的陪嫁丫鬟凝香,寻了个机会把月色救了出来,凝香为了掩护月色,被鬼无影的派出的追兵杀了,月色抱着孩子逃了一天一夜,在奄奄一息的时候,她遇见了师父!她把月明珠的下落和那个孩子托付给了师父,自己纵身跳下了山崖!”  小溪听得一愣一愣的,半响,才叹息道:“哎,好可怜啊!堂堂一个大将军的女儿,爱上一个负心人,竟然落得这样凄惨的下场!”  小陈看着小溪,缓缓吐出几个字,“那个孩子就是你!”    【八】  小溪觉得小陈的话就像一个响雷炸在她的耳畔,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这让她本来就很大的眼睛看起来不是一般的大。她觉得自己是在听一个古老的传说,正在兴浓的时候有人说你就是传说中那个死而复生的人,她的双眼紧紧地盯着小陈的眼睛,那无辜的样子让小陈活生生想一头撞死。 共 1023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睾丸异常为什么会造成不育
黑龙江男科专科研究院哪好
云南治疗癫痫病好的专科研究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