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电产业的成长烦恼2019iyiou

2019-05-14 15:53:38 来源: 克拉玛依信息港

风电产业的成长烦恼

近日, 先抑后扬 的两项产业政策文件先后流出,令风电业者喜忧参半。先是9月中旬,国家发改委抛出下调陆上风电电价意见稿,几天后,纸上谈兵近10年的可再生能源电力配额制突然爆出已出台试行考核办法,并开始向政府机构和企业征求反馈意见,瞬时间整个行业在五味杂陈中热闹起来......在此背景下,9月24日,国家发改委、能源局代表、风电开发商及行业专家齐聚一堂,就如何在新的市场和政策环境下 推动风电发展、建设绿色中国 举行研讨会,总结我国现阶段风电发展的得与失,探讨行业核心问题的解决之道。

方兴未艾

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在会上指出,总体来看,中国的风电产业已进入全面快速规模化发展的新阶段。中电联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6月底,全国风电并装机容量为8277万千瓦,占全国总装机的6.6%,是继火电、水电之后的第三大主力电源。早在4年前,中国已超越美国,成为世界风电大国,并在短短5年的时间内成长为世界第二大海上风电市场,总装机现已达39万千瓦,仅次于欧洲。

规模化的快速发展也催生了一批旗舰企业,国电集团旗下的龙源电力便是其中之一。龙源电力总经理李恩仪预计,今年底其风电装机将超过1300万千瓦,有望成为全球风电运营商。

但中国风电的客观标签却是 大而不强 装机容量值已位居世界,但风电在全国电源结构中的占比仍然较低。中国国电集团公司董事长乔保平指出,我国风电产业还处在扩大规模、优化布局、提升质量的 爬坡 阶段,风电仅占全社会用电量2.5%,而欧盟、西班牙、德国装机占比分别达到13%、21.8%和18.4%,电量占比分别达到8%、20.9%和10.2%。

李恩仪也认为,在前些年国家出台一系列政策的引导和鼓励下,我国风电产业方兴未艾,目前正处在平稳发展的初级阶段,而国家实现节能减排、改善自然环境的目标任务很重、压力很大,风电作为重要的清洁能源,未来发展任重道远。

按照 十二五 可再生能源规划的要求,我国到2015年、2020年要分别实现1亿千瓦和2亿千瓦的风电并装机容量。现在已临近 十二五 末期,李恩仪建议国家有关部门加快推进 十三五 风电发展的规划工作,明确未来产业发展的路线图,以确保按时达标。

成长的烦恼

在快速成长的同时,中国风电产业也面临着多重挑战。多位参会代表在发言中指出,当前我国风电发展面临着诸多掣肘,主要体现在:缺乏顶层设计和路线指引,事业发展导向性不够明确;技术储备及创新驱动不足,市场支撑后续乏力;区域格局规划不明朗,并和消纳不畅。

史立山在会上透露,针对这些行业难题,国家能源局正在研究包括风电在内的新能源发展路线图,着力从规划、审批层面解决弃风限电等突出问题,同时加快电力运行管理市场化改革,通过扩大资源配置范围、加快蓄能电站建设等手段实现电跨区互补、多种电源互补,并抓紧研究以清洁能源供热的相关扶持政策,实现电力系统的优化。

而对风电的直接从业者而言,骨感的盈利能力更是切肤之痛。

据了解,近年来,虽然风电机组价格有所下降,但受限电、CDM收益骤减等因素影响,风电行业整体处于微利状态,特别是今年三季度以来,由于受到限电和风资源下降的双重影响,全国风电亏损面高达50%以上。

从未来趋势看,随着优质风电资源越来越少,收益水平也会自然降低。与此同时,近年来地方各级政府、利益各方期望值普遍较高,各项补偿、缴费等项目开发成本不断攀升,加之未来几年风电机组大规模出质保期,运维成本将大幅增加。在这些因素的叠加影响下,风电盈利能力更趋脆弱几成必然。

在此背景下,李恩仪建议,要实现风电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完成国家风电规划目标和节能减排任务,应继续加大对风电产业的政策支持力度,保证风电正常合理的盈利水平,增强产业投资开发信心。

弃风限电仍无根本性好转

参加研讨会的政商两界代表及行业专家一致认为,风电接入和消纳是行业面临的核心问题,而弃风限电依然是困扰风电产业发展的一大难题,特别是在风力资源禀赋突出的三北地区,弃风限电仍无根本性好转。

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国家可再生能源信息管理中心稍早前发布的报告显示,2014年上半年,全国由于限电因素而产生的 弃风 限电损失电量为91亿千瓦时,全国 弃风 率约为10.5%,同比上升约0.5个百分点。

我国出现明显的风电限电现象开始于2010年,随着风电的快速发展,2011年、2012年限电量持续大幅增加,2013年以来形势虽有所好转,但局部地区限电依然比较严重。 今年受来风小的影响,弃风量可能会小一些,但量少不了太多,特别是三北地区。 史立山指出。

与会专家建议从三方面着手,解决这个行业难题:一是按照全额保障性收购的法律规定,加强监管,掌握风电全额保障性收购的实际情况,及时向社会公布相关信息,督促解决限电问题;二是进一步加强风电开发规划与电规划的协调,明确电企业的,充分调动电的积极性,确保风电项目与配套电同步投产,打通局部地区送出瓶颈;三是在风电集中开发地区通过优化各类发电机组的协调运行、发展储能技术、发挥跨区电错峰调峰作用等方式,提高电力系统的整体调节能力,满足大规模风电并运行的需要。

犀牛之星
众安科技发布保险通证白皮书
菜鸟CEO童文红:未来物流园不是靠租金吃饭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