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余姚老军芳涉黑团伙覆灭记图

2019-12-05 07:03:19 来源: 克拉玛依信息港

浙江余姚“老军芳”涉黑团伙覆灭记(图)

“利用‘一图二表’和院里的追诉查漏平台,在审查起诉该案的过程中,我们一共追诉14人,目前已到案9人;追诉漏罪9起;追加违法犯罪事实4起。”张小磊说,经过两次退补,公安机关共补充证据18份。公安机关再次将案件移送审查起诉后,检察官仅用10余天就审查完毕,制作完成38万余字的审结报告、3.6万余字长达78页的起诉书。  深挖疑点,锁定涉黑团伙56名成员  资料图片:法院宣判时,56名被告人站了足足4排(左是周军芳)。胡珊 摄(图片来源:东南商报)  以周军芳为首,作案60余起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其主要骨干及成员56人经浙江省余姚市检察院提起公诉,近日该市法院以组织、领导、参与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强迫交易罪,贩毒罪,非法持有枪支罪,敲诈勒索罪等10余项罪名中的一项或多项,分别判处56名被告人有期徒刑二十年至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不等。  团伙内“组织纪律”严密  50岁的周军芳绰号“老军芳”,小学文化,无业,2003年开始混迹赌场,先后结识了“东北小胖”薛锋、“教练”张爱民、王永刚等一批社会闲散人员和刑满释放人员。这些人后来成了他的左膀右臂。  有了“兄弟”的支持,周军芳开始将目光盯上了地下赌场。他纠集一批人,在余姚阳明街道、兰江街道等地称强称霸,聚众斗殴铲除异己,敲诈勒索欺压他人,以暴力手段渐渐确立起其“江湖地位”,继而控制了这些区域的地下赌场。2006年上半年,周军芳仅从其开设的赌场中抽头就非法牟利1000余万元。  摊子越铺越大,人手慢慢不够用了。从2006年下半年起,周军芳的心腹开始安排团伙内的骨干成员回各自的老家“招兵买马”,团伙内部渐渐形成了东北、安徽、河南三大派系。此后,他们采用老乡拉老乡,亲戚带朋友的方式逐渐壮大,羽翼日趋丰满。  为保障组织的稳定性,周军芳制定了不少帮规:团伙内弟兄不准参赌;彼此间不许打架斗殴;行动听指挥,随传随到,有事请假;不论年龄,遇到级别高的要叫“哥”。团伙内级别明确,“福利”也相当不错:因“公”受伤,“组织”会支付医疗费、安家费,还会安排专人照顾;在赌场看场子的,“工资”可开到每月8000元;“表现”好的还能入股分红。  在该团伙中,强调对命令的服从和行动步调的一致,没有“上面”的命令,成员不能私自行动,不能随意惹是生非。如果成员触犯了这些“纪律”,就会受到“规矩”教训。[1][2][3]下一页黑色“产业链”不断延伸  随着“威望”的确立,周军芳渐渐不满足于单一的赌场经营模式,他将黑手伸向了娱乐场所及政府工程等,借此拓展自身的“产业链”。  周军芳、薛峰、王永辉等人采取暴力、胁迫等手段,以派驻内保的名义收取保护费等形式,从娱乐行业攫取财物。通常,他会先指使一拨手下人在“地盘”内的娱乐场所闹事,再由另一拨手下人出面“摆平”。一出“双簧”,让娱乐场所老板认识到只有周军芳才能保护他。接着周军芳便在娱乐场所安插黑保安,收取保护费。自2005年至2010年,周军芳一伙先后向酒吧、KTV、演艺厅等娱乐场所收取保护费近80万元。  此外,他还插手余姚市姚北山塘工程。2008年5月至2010年4月,周军芳为谋求高额利润,纠集王鹏飞、王伟峰、方旭权等人,采用言语威吓、驱赶海塘政府工程其他从业人员等手段,强行承包工程,非法获利近100万元。  周军芳手下一群人常常手持钢管、砍刀、仿制手枪等耀武扬威。“老军芳”三个字在余姚市渐渐成为黑恶势力代名词,市民谈之色变。  两次退回补充侦查锁定证据  今年1月19日,该案移送余姚市检察院审查起诉。面对复杂的案情、30余本案卷,该院成立了以办案能手刘新锋、追诉标兵张小磊牵头的办案组,其中刘新峰负责案件的全面审查,张小磊主要进行开设赌场犯罪的审查以及追诉工作。  经过审查,办案组发现该案被告人有可能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遂将案件移送宁波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宁波市检察院认为该案主要被告人有立功情节,刑期可能达不到无期徒刑,4月18日将案件退回余姚市检察院。  重新接手案件后,办案组依然分块梳理案件。阅卷时,刘新锋和张小磊留心记录下“三点”内容:重点,即案件的重要犯罪事实;疑点,即证据与犯罪事实间有疑问的地方;难点,即“犯罪分子极力隐藏的东西”。“重点是要拿稳事实,疑点是要准确适用法律,难点是要深挖犯罪,这些都是将案件办成铁案的关键要素。”刘新锋说。  经过阅卷,办案组认为要认定该团伙是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必须有证据证明“社会危害巨大”这一犯罪要件,而依据现有证据,很难印证这点。该院遂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要求将有关社会危害的证据补齐,同时办案检察官也着手调查相关证据。  刘新锋和张小磊先后走访了周军芳开设赌场所在的阳明街道等街道、乡镇,了解到民众对这一犯罪团伙恨之入骨,但敢怒不敢言。老李是余姚富巷小区居民,自己开了一个棋牌室,平时常有一些小区居民过来打牌娱乐。2009年4月,周军芳手下干将鲁松良知道后,马上命令其手下人砸了老李的棋牌室,还把老李打伤。在老李眼里,“他们简直是土匪”。  公安机关再次将案件移送余姚市检察院审查起诉后,周军芳屡次提出其有立功表现。8月16日,该院再次将案件退回公安机关,要求补充侦查周军芳的立功材料。前一页[1][2][3]下一页漏罪漏犯一个都不能少  审查起诉该案时,办案组制定了“一图二表”,即犯罪组织结构图、犯罪事实分析表和被告人涉嫌犯罪情况分析表。“有了‘一图二表’,这个犯罪团伙组织的内部情况就一清二楚。”张小磊指着“一图二表”对说,“对于犯罪事实,是一人所犯还是集体罪行,看一下表就一目了然了。尤其是第二个表,对追诉漏罪、漏犯起到了重要作用。”  据张小磊介绍,周军芳非常“老到”,审查期间提讯他时,他始终“拒不交代”。“这个涉黑团伙组织庞大,不少成员的真实身份不明,常常只知道绰号而不知道真名。”张小磊说,“这类人员负罪在逃,成为社会的不安定因素,必须将他们绳之以法,这是我们的。”  面对大量的卷宗材料,张小磊根据各个涉案人员的口供及其户籍、年龄、体貌特征等信息进行对照、排比,用以查找追诉线索。在该案中,落的关键人物口供中多次提及一个绰号叫“河南阿亮”的人,此人涉及多起聚众斗殴和开设赌场犯罪,张小磊断定此人应该是这个犯罪组织的重要人物,而卷宗中却并没有这个人。  通过对比各个涉案人员的口供,张小磊有针对性地反复提审涉案在押人员,终于得到该人曾受刑事处罚的重要信息。张小磊遂将“河南阿亮”四个字输入追诉查漏信息平台,对多条信息进行对比,终锁定了一个叫张文军的前科犯。该院随即发函公安机关,追诉张文军到案。果不出所料,张文军正是“河南阿亮”。  “利用‘一图二表’和院里的追诉查漏平台,在审查起诉该案的过程中,我们一共追诉14人,目前已到案9人;追诉漏罪9起;追加违法犯罪事实4起。”张小磊说,经过两次退补,公安机关共补充证据18份。公安机关再次将案件移送审查起诉后,检察官仅用10余天就审查完毕,制作完成38万余字的审结报告、3.6万余字长达78页的起诉书。今年9月2日,该院将周军芳等56名被告人提起公诉。(屠春技 罗姚庆)

前一页[1][2][3]

济南钢铁总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治疗宫颈炎费用

贵阳哪个医院治癫痫好

曲靖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上海市黄浦区中心医院

宝宝反复发烧怎么回事
宝宝发烧手脚冰凉
儿童高烧不退怎么办
小孩发烧怎么退烧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