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寻枪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3:41:36 来源: 克拉玛依信息港

1  有一天晚上,李小曼梦见了自己的姥爷。  李小曼有一个非常令她骄傲的姥爷,1米85的个头,参加过解放战争,腰上中了敌人两枪,留下两个茶杯那样大的伤疤。李小曼的母亲经常掀起姥爷的衣服,露出那两处伤疤,对李小曼进行革命爱国主义教育。这使李小曼对姥爷有了十二万分的崇敬心理。李小曼一度想让自己身上出现姥爷身上那样的伤疤。  解放之后,姥爷分在县城武装保卫部(可能是这个名字)负责武装保卫工作。那时姥爷已经结婚,并且有了孩子。可是姥爷偏要一个人住在城里。姥爷住的房子临近一处街道,有天夜里,姥爷正在沉睡,突然听到窗外有人喊:“抓住他。”姥爷眼没有睁就从窗户跳了出去。跳到街上,姥爷自然睁开了眼睛,并且姥爷不像李小曼这样高度近视,所以姥爷看到一个男人在前面拼命地逃跑,两个男人拼命地追赶。  姥爷是从战场上下来的人,跑得比三个人中的哪一个都快,他很轻松地追赶上逃跑的那个男人,并且将他按到了地上。  男人躺倒地上,妄图挣扎,姥爷将右手的拇指、食指比划成枪的形状,姥爷用食指顶着那个男人后脑勺,姥爷说:“再动,我就毙了你。”  跟李小曼讲述这件事情的时候,姥爷不止一次将右手拇指和食指比划成枪的形状,他非常高兴地将手在李小曼的面前上下左右摆动,这使他的右手显得非常神奇。  姥爷的右手食指又长又粗,顶在后脑勺上,很像枪口的感觉。  李小曼梦到姥爷时,姥爷已经去世十年。姥爷在梦里对李小曼说:“逃跑的那个男人是反革命。抓住他之后,我立了一等功,戴着大红花,骑着高头大马围着县城转了一圈。”  “所以”姥爷说:“在你没有枪的时候,你要想办法寻找一支枪。”  说完,姥爷撩起了他的衣服下摆,他说:“李小曼,你不知道,姥爷我真的有一杆枪。”  左位捂住了眼睛,李小曼说:“姥爷不要。”然后就从梦里面醒过来。  这显然是个大逆不道的梦,因为李小曼曲解了姥爷关于“枪”的描述,如果没有曲解的话,她不会用手捂住眼睛,不去看姥爷要展示的枪。可是如果不捂眼睛又会看到什么呢?  按照姥爷的述叙,他是有一杆枪的,作为一名老战士,他拥有十二分的充足理由拥有一支属于他的枪。这杆枪使他很好地完成了武装保卫工作,并且带来了足够的尊严。年老回乡居住,姥爷常常坐在村口说起他的枪,他很少跟村里人讲他的光荣战斗史,却不厌其烦地说着他的那杆神秘的枪,枪的长度、形状、射程以及立下的赫赫战功。  从没有人见过那杆枪,姥爷去世之后,李小曼翻遍了他所有的东西,也没有发现那杆枪。  2  枪成为李小曼生活中的一个内容。她用了一段时间搜集各式各样枪的模型,包括枪状的打火机。她特意在放电视的墙上做了个五层架子,上面放着她收集到的二百八十三个枪状打火机。李小曼不会抽烟,虽然为了这些打火机,她想学会抽烟,可是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李小曼始终没有学会抽烟,相反为了这个学习,李小曼将肺弄痛了,住了两个星期的医院。  经常,比如晚上吃完饭,上床睡觉的那段空闲时间,左手会将架子上的枪状打火机拿下来,擦拭一遍,试试是否能够打出火来,如果打不出来,她就要将它们修理一番,灌进去足够的气体。在一些人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多此一举的行动,既然打火机的作用不是用来点烟(所有人到李小曼家里,李小曼都没有用架子上的打火机为他们点烟),那么实在没有必要使它们具备这样的好的性能。既然具备这样的好的性能,那么实在没有必要不使它们点烟。  李小曼没有被这种绕口令式的逻辑所迷惑,她说:“不好用的枪,那还能够叫枪吗?”  李小曼是个二十九岁的女人,这样的女人应该结婚成为一个男人的妻子,再有可能的话就是成为一个孩子的母亲。可是李小曼两者不具其一,并不是她不想做其中的一个,而是李小曼一直没有遇到合适的男人叫她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嫁掉。这样下来,李小曼就成为一名大龄女青年。虽然李小曼有固定的收入,一处房子,一辆不太贵的雪佛莱汽车,但是李小曼的生活总是少了点什么,不仅别人感觉她的生活少了点什么,就是李小曼自己也觉得少了点什么。  很多人介绍李小曼与男人认识,也有很多男人主动接近李小曼,可是李小曼总是问他们一个问题:“你有枪吗?”  这个问题常常使和李小曼初次见面的男人目瞪口呆,因为在男人看来,枪不仅指那个能把活着物体打死或打伤的那个由木头和钢铁或是纯粹由钢铁构成的东西。还指将男人与女人区别开来的生理特征。初次见面的女人就向他们询问这个问题,确实令他们无法接受,他们有的吞吞吐吐说:“有”。有的立马红了脸,说:“有倒是有,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满意?”  男人的表现使李小曼知道他们误解了她的意图。可是她也不想多说什么。接下来的日子,她拒绝了与他们的第二次见面,有的男人为了和她再次见面,想方设法弄到了一支真的枪,可是即使真的枪到了手,李小曼也不再和他们见面。  王小刚是李小曼见的第二十八个男人。李小曼对王小刚没有特别的印象,虽然王小刚长得1米82,身材魁梧,相貌算得上堂堂,但是他之前的二十七个男人弄得李小曼产生了视觉疲倦,再好的男人,李小曼也感觉不出好来。  李小曼还是一个问题:“你有枪吗?”  王小刚说:“有。”  王小刚说这句话的时候,没有吞吞吞吐吐,脸没有红。  李小曼笑了起来,李小曼说:“你的枪在哪?”  王小刚举起右手,拇指和食指伸出做出枪的形状,他说:“我的枪在这里。”  然后,他又用食指指了自己的脑袋,说:“我的枪在这里。”  王小刚的动作使李小曼一下想起了自己的姥爷,她感觉姥爷的影子在王小刚的身体里复活,李小曼也举起右手,拇指和食指伸出做出枪的形状,她闭上一只眼睛,瞄准了王小刚的脑门,食指一勾,嘴里发出“啪”的一声枪响。  3  王小刚对枪的崇拜源于父亲与一个名叫糖的小青年打架。糖是王小刚村子里的小混混,属于没人敢惹的那号人物,一般情况下没有人愿意和他打架。王小刚的父亲自然也不想和他打架,但是有一天,王小刚的父亲和糖的大哥打了一架。  打架那年,王小刚的父亲48岁,刚刚从铁路内退回家,多年在外的生活使王小刚的父亲有了比村里任何人都丰富的阅历和知识,这使王小刚的父亲得到了村子里的尊敬。这种尊敬滋生了王小刚父亲的骄傲气势,这个个头1米63,体态弱小,左腿罗圈的男人半年时间内和三个男人打过架,并且每一次打架都以胜利而告终。  按照王小刚的叙述,父亲的每一次打架都是有理由的。因为父亲长年在外居住,村里人习惯人欺负王小刚一家的生活。他们经常占用王小刚家门前的空地,在那里种上杨树、柿子树、刺槐树。王小刚小时候在树上吊了个秋千,不到一刻钟的时间秋千就被人摘掉,并且吊秋千的绳子也无影无踪。树长大之后,村里人毫不犹豫地将大树砍掉,旋即种上了小树。再比如王小刚家的西边住了一对没有孩子的老夫妻,老夫妻养了一大群鸡,这群鸡以散养的方式在村子里四处游走,因此它们就四处下蛋,凡是没有在别人家鸡窝里发现的鸡蛋,老夫妻无一例外认为是属于他们的。  有一天,王小刚的妈妈从王小刚大妈家借了五只鸡蛋,因为王小刚生病了,她妈借了五只鸡蛋给王小刚补身子。王小刚的妈妈拿着五只鸡蛋从老夫妻门口经过,正好被老夫妻看到。老夫妻认定王小刚的妈妈手里的鸡蛋是他们家的鸡下的。王小刚的妈妈自然不承认是他们家的鸡下的。而他们家的鸡又不会说话,虽然它们就在王小刚的妈妈脚底下转来转去。于是王小刚的妈妈和老夫妻发生了一场大战,王小刚的妈妈将五只鸡蛋全部在石头摔碎。村里人围着他们看热闹,没有一个人出来劝架。王小刚忘记了自己得的是什么病,他只记得头昏沉沉的,他靠在一堆玉米秸上站着,巨大的令人晕眩的阳光毫不犹豫地洒在他的身上。  类类似似的小事,在王小刚的爸爸从城里归来时得到结束,他虽然个头矮小,防身的武器仅仅有一只镙丝刀,但是他有和个头相匹配的足够的计谋,因此王小刚爸爸捍卫自身利益的战争全部以胜利而告终。  村里不分析王小刚爸爸打架的对错,他们只认同王小刚爸爸胜利的结果,因此王小刚爸爸得到村里人的推崇,他们甚至推选他担任村支部书记。  就在这个时候,王小刚的妈妈和糖的大哥也就是粮发生了冲突。  王小刚家里有一片苹果树,作为隶属烟台地区的一个村子,家家户户有一片苹果树。王小刚家的苹果树与粮家的苹里树紧挨着。粮家的苹果树地里有一些石头,粮将石头拣起来,全部扔到了王小刚家的苹果树地里。他扔的时候,恰巧被王小刚的妈妈看到,王小刚的妈妈说:“大哥,你怎么把石头都扔俺家地里了。”  粮说:“大妹妹,不扔你家里扔哪里去?”  然后粮又说了一些难听的话,难听话的全部意思就是王小刚的妈妈作风有问题,王小刚的妈妈不是个正经的女人。  王小刚的妈妈回家将事情告诉了王小刚的爸爸,王小刚的爸爸在村办公室找了粮。村办公室有很多人,粮站在一口水缸前喝凉水。王小刚的爸爸分析一下形势,他认为出其不意地打上粮一拳是的办法。一是一拳上去粮准蒙上几秒钟。二是办公室有很多人,粮蒙的时候,村里人就会将爸爸与他拉开,这样粮就失去了还击爸爸的机会。粮的身材远远比王小刚的爸爸高大,一对一,王小刚的爸爸决对打不过他。  分析过后,王小刚的爸爸冲过去,照粮的太阳穴狠狠打上两拳。粮果然蒙了,回过头来问:“你打我干什么?”。村里人将他们拉开,在众人的看护下,王小刚的爸爸将粮骂了一顿,然后回家了。  刚回家,村里人就来告诉他:“不好了,糖来找你了。”  王小刚的妈妈一听登时哭出声来,王小刚的爸爸说不怕,他拿了只扁担,架上梯子爬到了平房顶上。平房就是平顶的房子,类似城市的楼房顶,村子家家户户都有,用来晾晒粮食。  王小刚的爸爸爬上平房,他命令王小刚的妈妈将梯子拿掉,他双手握着扁担,气势汹汹地站在平房上。王小刚至今记得当时的情景,巨大的夕阳作为背景衬在爸爸的身后,风吹起了他的头发和蓝灰色的衣襟。王小刚爸爸的眼里是坚定而又决绝的眼神,他努力捍卫的不仅是他的尊严还有他整个家族的尊严。  糖来到他家,同样的是气势汹汹。他看到王小刚的爸爸站在平房上就叫王小刚的爸爸下来,王小刚的爸爸叫他上来,两人很像小孩子吵架一样僵持不下。王小刚家门口围了一大帮看热闹的村里人。他们看着王小刚的爸爸与糖一来一往,禁不住哈哈笑起来。僵持发生转机是糖发现了王小刚家的梯子。王小刚的妈妈虽然将梯子拿掉,但是忘记将它藏起来。糖翻出梯子爬上了平房,三下五除二夺下王小刚爸爸的扁担,将王小刚的爸爸压在身子底下。  这个时候,令王小刚没有想到的事情发生了。压在爸爸身上的糖突然站起来,他两手举起来,像电影、电视中投降的敌人一样一步步后退,退到平房边缘,跌下来,摔断了腰。  这是一件令王小刚非常迷惑不解的事情,他一次又一次向爸爸询问:是什么使他反败为胜,是什么使什么都不怕的糖感到了害怕。  爸爸神秘地冲王小刚笑笑,爸爸说:“枪。”他说:“我用非常自信而又得意的声音告诉糖,再不老实就毙了他。”并且,爸爸将手放在衣服底下,王小刚看到了衣服下面的隆起,王小刚的爸爸用那片隆起顶在王小刚的肚皮上,王小刚感到硬梆梆的凉透过肚皮直穿他的骨髓。  “爸爸,你真的有枪吗?”这是少年王小刚非常想弄明白的问题,爸爸用手指了脑袋,说:“枪在这里。”  4  王小刚的叙述使李小曼想起了自己的童年。李小曼的童年也在农村度过,她与小伙伴喜欢做的事情就是将小狗绑起来,嘴巴也绑起来,吊到一个地方用绳子抽它。起初小狗还大声大声凄厉地叫,后来绑多了,小狗就不叫了。再后来,小狗一见到他们就自动躺在地上,等着他们绑它。还有。李小曼继续想起来:李小曼家的邻居养了一只小狗,每次放学回家,李小曼都会看到那只小狗。李小曼每次见到它,都要张牙舞爪地吓唬它。后来,小狗长大了,长大的小狗天天站在家门口等李小曼,它算准了李小曼放学的时间,李小曼从它家门口经过,它就大张了嘴巴,非常凶狠地叫着吓唬李小曼。后来李小曼试着推延回家的时间,甚至改变了从邻居家门口经过的脚步重量,但是小狗练就了敏悦的洞察能力。它总是在李小曼侥幸快要经过时,一冲而出,追得李小曼逃也似的奔回家里。  “如果当时有支枪。”李小曼对王小刚说:“我会毙了它。”  说这句话的时候,李小曼和王小刚躺在床上,他们刚刚做完爱。王小刚的头上还冒着汗珠。  王小刚有只非常大的阳具,他握着它说:这才是真正令他骄傲的大枪。他说:就冲着这只大枪,以后的日子,李小曼再不会离开他。做爱之前,王小刚要李小曼握着他的大枪,共同回忆了一下成长经历中与枪有关的事情。王小刚对李小曼下了个定义,王小刚说:“你的骨子里有暴力倾向,你崇尚暴力,所以你崇尚枪。” 共 9126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输卵管性不孕
哈尔滨的研究院治疗男科
云南哪家专治癫痫
本文标签: